紀錄片類Documentary

MATA獎 - 我們的土地 我們的家

得獎同學:徐慎擎、陳哲瑋
得獎者學校: 慈濟大學
作品簡介:
本片記錄1973年開始,港口部落的族人與政府溝通土地問題之過程。目前港口部落的經濟來多為農業收入,所以土地的問題會一直伴隨著他們。因此想藉由紀錄片將族人的不滿表達出來,除此之外,我們也會藉由拍攝港口部落的族人們的生活背景、互動關係等,藉著他們的生活方式展現出他們有多愛這片土地的熱忱,希望政府看到我們所拍攝的紀錄片後可以更加重視原住民的問題,不僅是土地還有原住民的各項權益都應該被重視而不是忽視;也希望可以使看了紀錄片的社會大眾可以對社會上相對弱勢的族群產生迴響。

銀獎 - 找回加路蘭

得獎同學:鐘勻慈、楊凱婷、林俞邵、吳子軒、許起墉
得獎者學校: 輔仁大學
作品簡介:
東海岸一直是記憶裡最美的地方,我在那裏看過湛藍的海,滿月時潔白的月倒映在沉靜的海面上,如此祥和,我以為這樣的美景可以使人忘懷一切,渴望它永遠平靜,帶來如永恆般的和平。然沉溺於美景的想法卻是自私的,並且奢侈,它自私的讓我們忽略傾聽這片土地下的聲音,奢侈的貪求,那片刻沉溺於美景的感受。 拍攝《找回加路蘭》已是一年多前的事,我仍舊不能忘懷曾經看過的美景,聽過的歌聲,但是這些景色之下,猶不能捨棄的,是那些怵目驚心的破壞,加路蘭的公墓殘破不堪,它生長著上一代族人的記憶,然後開枝散葉。在拍攝的過程中,特別記得我們訪問的忠勇大哥曾不斷反覆說著的:「前人的墓在那,根就在那,土地移走了,根便無處可尋。」他們是加路蘭多代後子孫,大樹的枝葉如此繁盛,因為有了土地而能有了傳承,他們不要失去土地後,只剩瘦骨嶙峋的記憶。當世界的目光投向一個方向,閃爍的言詞吸引了我們的注意,我們只希望能夠聽見身旁的聲音,那些比起世界震盪來的微弱的聲響,才是我們熱切想要去在乎的,找回周身的真實的美,找回加路蘭。

銅獎 - 原鄉味

得獎同學:陳君典
得獎者學校: 國立臺南藝術大學
作品簡介:
「阿美族是全台灣最會吃的族群,什麼都能吃。」 來自花蓮瑞穗的奇美鄉的莊金花Ina (Canglah) 一面自豪地說著這句話,一面邁開步伐大步向山林深處走。Ina時不時消失於林道兩側茂密的叢林間,而再次現身時雙手已捧滿了各式野菜,「這個蘆葦的心很好吃!」、「山棕樹的筍可以生吃,葉子還可以拿來編竹籃!」現居於台南市東區的Ina,早已習慣了都市生活的車水馬龍,但每逢假日還是忍不住往山上跑;對她來說,「山」的意義絕不僅止於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資源,而是她鄉愁的寄託之所...。

佳作- 中正國宅遷移史

得獎同學:伍彥潔
得獎者學校: 世新大學
作品簡介:
在台北這個大都市底下,,有另外的聲音存在。臨新店溪的中正國宅位於新北市新店區中正路265巷,其特別之處在於社區內歸劃原住民住宅於H、F兩棟,而居民多為花蓮、台東阿美族人。當時因為新店溪園路部落和溪州部落及小碧潭部落因為[萊茵計畫]必須要拆遷,但族人的反抗使得中央及地方政府還有當時的省長三等份的出資買下了中正國宅丁區來安置當時的溪畔的族人們,且允諾中正國宅為永久安置住宅.而影片裡介紹了平時族人們的活動空間還有一年一度的豐年祭,我們訪問了林金泡先生及王儀光先生了解溪園路部落當時的歷史故事還有中正國宅的故事與面臨的問題。

佳作- 原來的眷戀

得獎同學:林秉君
得獎者學校: 國立臺南藝術大學
作品簡介:
會有拍攝嫁給軍人的Ina這個主題,並非個人之發想,而是產學合作結合音像紀錄所所內課程之成果,臺南市政府民族事務委員會「嫁到府城」專案計劃的其中一部份。身為計劃拍攝團隊的一員,以及最終影片完成的負責人,僅有在剪接時將屬於個人的思考與觀察試圖體現。包括,婚家連續體中的父權宰制就像國父遺像存在於住家空間一旁揮之不去,去除多數日常生活畫面的居家訪談與眷村遺址的再訪交錯並陳,試圖透過空間彼此的斷裂與連結,來再現被攝者秀珠姐既像在漂泊又彷彿落地生根的複雜感受,無論如何最重要的是,以單純的口述歷史作為方法,本片期望能讓觀眾能好好聽見承受了這一切的她的聲音。 離鄉,遷移,原來在回憶中所眷戀的,卻從來不會被忘記。年輕的她嫁給了開始逐漸年邁的他,來到台南勞動生活,走過人生的苦樂離合,她來自屏東縣霧台鄉伊拉部落,請聽她說她的故事。

佳作- 主場 The Place I Belong

得獎同學:楊哲維
得獎者學校: 國立交通大學
作品簡介:
籃球,一個在台灣眾所皆知,而且相當盛行的運動,乍看之下平凡無奇的主題,卻因為與眾不同的出發點而變得不平凡。對決大多數人來說,運動是休閒、是興趣,是為了健康,有了它生活品質會更好,但沒有也不會有什麼重大的影響。這樣普遍的價值觀徹底被那羅青年籃球隊,和大霸籃球聯盟的創辦人 - 摩度‧巴善推翻,他認為運動對現在的部落而言是必需品而非可有可無。 大部分的原住民部落逐漸和資本主義社會接軌後,面臨極大的陣痛,原本共有共享的傳統生活型態解體,許多人為了生存不得已離鄉背井到平地、都市找工作,卻常常因為價值觀、生活環境上的落差而身心受創,部落內則因為青壯年人口大量外流,而形成老弱婦孺佔多數的M型社會,部落缺乏進步的動力,過去自給自足、安居樂業的景況蕩然無存。 從小在部落長大的摩度‧巴善深知籃球是一個機會。在山區部落因為地形上的限制,籃球常常成為最受歡迎的運動,摩度明白部落人不管身心多疲憊,只要能在球場上奔馳,那種油然而生的信心,和為了榮譽而奮戰到底的精神,將會帶領這些在外的浪人回到部落,重新充電、煥然一新,用球場上培養出來的正面態度,克服更多球場外的挑戰,找到屬於自己的人生主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