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類Documentary

MATA獎 - 迷跡MICI

得獎同學:劉紹萱、姬敏˙咪給、周雁翎、吳聖行、蘇祈恩、陳秉宏、簡曉暮、張祐
得獎者學校: 國立東華大學
作品簡介:
台灣的土地上,存在著一個你可能從未聽過的語言。在宜蘭縣有四個部落,分別為澳花村、東岳村、金洋村博愛路、寒溪村,住著一群說著日語的泰雅族人,而這裡的日語,是學者們口中所說的宜蘭克里奧爾(日語與泰雅語接觸後形成的新語言)。雖然部落族人擁有這個獨特的語言,但也帶來了身分認同的危機。經歷過同族不同村的族人冷嘲熱諷、族語認證的考驗等等。因為他們是泰雅族,卻不會說泰雅語而是說著克里奧爾,如此他們還算是泰雅族嗎?那未來該傳承母語(克里奧爾)還是族語(泰雅語)?期盼透過這部片,使處在身分猶疑的人們,可以找到自我認同的價值,也讓大家認識宜蘭克里奧爾,並給予適當的尊重。

銀獎 - 《kituvangsar.晉級》

得獎同學:Uki Bauki
得獎者學校: 國立臺南藝術大學
作品簡介:
「valisen」階級是卡大地布部落傳統組織「巴拉冠」男子集會所最低的年齡階級,男孩們約滿14歲以後,從「達古範」少年會所畢業,就要開始為了進入「巴拉冠」會所,成為「valisen」晉階而做準備。這是一個勞動、苦工、修煉,被青年會所的兄長們使喚的階段。卡大地布的男孩們卻還是很愛來巴拉冠做苦力,希望能晉級為「valisen」階級為榮,正式「巴拉冠」會所的成員。是什麼樣的集體力量和部落思維,讓這些叛逆、調皮的國中階段的男孩們,甘願來「巴拉冠」付出勞力、服從聽訓?這些男孩從倒酒、生火、搬木頭、割草、倒垃圾以及無止境的被使喚開始,男孩們體會到了什麼?每三年一次的kituvansa晉級儀式,對他們來說又有什麼樣的意義呢?

銅獎 - Malinudan 那時,我們這樣唱

得獎同學:高芙蓉
得獎者學校: 國立東華大學
作品簡介:
「歌曲,即故事。 每唱一首歌,就看見故事…」 土坂Tjuabare,台東縣達仁鄉北端的排灣族部落,一個從部落遷徙至此後,祭典儀式從未間斷過的村莊。 謝家三姊妹來自土坂taligu家族,皆為 土坂傳承歌謠者之一,傳下來的歌謠除了在自己的子孫外,也在熊鷹勇士團和部落的小朋友身上,而這些歌謠經過時代變遷、文化流動的過程中附上了層層故事,每首歌都承載著不同時代的記憶,讓歌曲因而充滿故事。 那時,vuvu那樣唱,現在,我們這樣唱,以後,我們還是會唱著vuvu的歌、說那樣的故事,讓包含在文化裡的歌曲,延續下去……

佳作- 失去部落的勇士

得獎同學:蘇意惠、許景翔、張弘榤、謝傳蕓、黃鄭孟昕
得獎者學校: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
作品簡介:
小時候隨著父母離鄉到都市討生活,長大後從都市回到故鄉的他,卻與部落生活逐漸疏離。 時代更迭,文化彷彿僅以形式般的祭儀維持著。守在部落的人們逐漸失去什麼?離開部落的人們又如何守護文化?

佳作- 圍牆Pi’adaan

得獎同學:林彥丞、林庭亘、洪欣瑩、林宛儀、謝沛耘
得獎者學校: 義守大學
作品簡介:
原住民對於土地的情感非常深厚,部落的一切是祖先世世代留到現在,不管這個地方將來是什麼樣子,不管人生過得怎麼樣,生命是從這裡開始的,最終還是會回到這裡,回到祖先留給我們的家,而我們的責任就是好好地守護這個家。 青年團是部落的一道圍牆,在洛合谷部落這道圍牆是存在的,青年們都知道自己的任務,照顧部落、傳承文化,雖然旅外讀書或工作,但青年都有把部落放在心上,對部落有一份責任感,部落對族人而言就是一個家。

佳作- 布農X巴宰

得獎同學:伍冠臻、馬倩汶、黃若茵、 陳科廷
得獎者學校: 文藻外語大學
作品簡介:
身為布農族的我,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之下知道原來在台灣有一個被認為已消失的部落—巴宰族。他們雖然有著自己的文化、語言及傳統,可是他們依然被拒絕承認是台灣的原住民部落之一。 為了更深入了解更多有關他們的事情,我決定親自探訪南投縣埔里鎮愛蘭里我巴宰族人。 自2010年潘金玉耆老過世後,唯一一個以巴宰語為母語的族人已離去,使巴宰族在語言及文化受到極大的衝擊,他們為著正名及光復族裡的文化抗爭了十幾年,最後得到的卻是一次又一次的拒絕及失望,可是他們並沒有因此而放棄,反而持續堅持傳承他們的文化及語言。 反觀作為布農族的自己,擁有著更多屬於自己的傳統文化,珍惜、學習、傳承,應該是我們身為原住民所需要正視及面對的。

佳作- 巫師與祖靈的約定

得獎同學:宋秋秀
得獎者學校: 環球科技大學
作品簡介:
已故maljaljaves瑪拉拉彿史家族首席巫師tjuku宋美麗,在生前受祖靈托夢,於民國95年與第9代頭目udri吳久星恢復舉辦暌違90年maljeveq五年祭;再事隔十年,第10代頭目ciyamal吳清生於105年再次復辦祭儀,106年完成送靈。 maljeveq五年祭含有巡迴的意義,排灣族人相信逝去的祖靈每隔5年會回來巡視, 因而舉辦隆重的迎接祖靈儀式,恢復傳統文化信仰,祭儀中頭目、巫師、祭司除祈求祖靈給予部落族人好運、獲得庇佑外,也會不斷反覆祈求「原諒」、「希望你們能接受」等語,唯恐祖靈不滿意或犯忌招致災禍,在祭典結束後,還要小心送走祖靈並實施阻隔。 maljeveq五年祭對maljaljaves瑪拉拉彿史家族而言,是非比尋常的文化傳承任務,因此記錄此部影片,感念巫師tjuku宋美麗終生對祭儀文化的「不放棄!不遺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