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紀錄片類Non-documentary

MATA獎 - 羽冠重生 Satapang

得獎同學:曾以琳、陳嘒陵、趙瑋貞、吳芷維、楊嘉康、林彥汝、李主音 / 蔡語
得獎者學校: 國立東華大學 / 景文科技大學
作品簡介:
導演本身是七腳川系的後裔,出生於基督牧者家庭在七腳川系池南部落長大,在這特別的成長背景對於身份認同有些疑惑,這也是原住民部落目前面臨的問題,在生命尋找自己的過程中,找到了屬於自己的答案,用影像來保留文化來為自己發聲,願能用影像生命影響生命,讓更多人看見自己的根,認同自己有著不同的身份。 故事背景主要為花蓮南勢阿美族七腳川社群的後裔,近年來七腳川的青年找回遺失百年的羽冠文化,主角Usin在家人與部落青年之間的衝突中努力找回傳統與現代信仰的平衡點。 七腳川青年Usin與父親之間的思想爭執,父親站在信仰的角度告訴內心信仰與文化失衡的Usin,而不願去了解甚至逃避學習,祖父則以文化角度告訴Usin過去消失將近百年的傳統服飾「Dingpih羽冠」文化,在總總事情發生下,Usin逐漸找到文化與信仰之間的平衡,並且願意學習這只屬七腳川的羽冠文化。 『不要忘記你的根,也不要忘記你是誰』

銀獎 - 遲來的日光

得獎同學:張程勛
得獎者學校: 東南科技大學
作品簡介:
爺亨,原意為中午才見陽光。因為地處峽谷、森林高茂又多雨霧不易見到陽光。而一段年輕又朦懂的愛情,就在爺亨部落裡不易見陽光照耀下,呵護著發芽。但現實逐漸侵蝕著尤瑪的生活,面對著丈夫嚴重的酗酒問題、揮霍無度的生活,尤瑪支身撐起了這重擔,為了家計而推起回收車。但女兒亞心突如其來的重病,使得原本就困難的生活,更是陷入了谷底。爺亨部落的陽光似乎再也照不進來,由於當時的偏鄉醫療資源匱乏,耽誤了亞心的就醫,而亞心離開了人世,留下尤瑪一人,等待遲來的溫暖、遲來的日光。「太陽不是不來,他只是遲到了。」 爺亨部落,位於桃園市復興區,近年來爺亨部落每年五月為盛產的水蜜桃─又稱五月桃。我們來到桃園三光,與生活在爺亨部落裡的族人們接觸,並瞭解到他們的生活困苦,看著這些單親媽媽,努力奮鬥著、不輕易向生活低頭的樣子,讓我們非常感動,於是我們改編當地的真人真事,並將之拍出,為了讓更多人能夠看到這個動人的三光,有著美麗故事的五月桃的爺亨部落。

銅獎 - OLAH 最大的是愛

得獎同學:林禎祥 / 黃國威
得獎者學校: 蘭陽技術學院 /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作品簡介:
一名華籍美裔的音樂家—馬克,在一次的重要的甄選中落敗,因而自暴自棄,喪志逃避地從美國回到台灣的偏鄉代課教英文。冷漠又自我的他,從大都會來到這個純樸的小部落,實在難以適應。但這群樂天又熱情的原住民,卻漸漸融化了他的心……

佳作- Mnuqih

得獎同學:謝郁雯、吳敬恩、謝建志、 徐韻婷、胡正宏、陳至宏、余俊誠、楊嘉康
得獎者學校: 國立東華大學
作品簡介:
是把未成型的苧麻紗用手分解,並重新一 段一段將其連結的動作。 本片主要想表達在原住民部落裡常見的隔代教養現象與青年外流之問題,也希望透過影像呈現出傳統賽德克族的婦女與織布所連結的日常生活。線與線相穿的感情,一絲一線織出對於孫女的愛,如同影片名稱的族語:Mnuqih一般,本是同一根苧麻線,分離搓揉之後卻更形穩固。而這份關愛,藏在Pai手中的布裡,祖孫兩人透過織布連結,織紋上的每一個經線都傳達了跨越世代的愛。

佳作- No’kay 回家

得獎同學:高嘉聯、陳偉傑、鄭楚軍、吳元修、楊政澔、蔡孟蓁、鄭棻如
得獎者學校: 崇右影藝科技大學
作品簡介:
「No’kay回家,只要往前走就能回家」 阿洛是一位原住民但在都市打拚的他 逐漸淡忘他原本故鄉的生活 但他都沒表明他自己原住民的立場 時常被朋友或他人來開原住民玩笑他忍著 ,他看著新聞上播著原住民的地被奪去獵人被誤判山林被亂伐,而他思緒開始產生恐懼 到底應該為原住民爭口氣 還是繼續在都市努力的打拼著 在他思考的同時⋯⋯ 他去倉庫拿文件時,無意發現了阿嬤以前留給他的鏡子,上面有張阿嬤留的紙條,在看著手上的印記,他看著鏡子對自己說,阿洛該回歸還是保持現實……

佳作- 回家 Mowas sapah

得獎同學:盧宗軒、曾鈺茜、李捷弘、郭瀚文、賴怡安、王逸翔、朱芳逸、馬國慶
得獎者學校: 世新大學
作品簡介:
剛離開家到外地讀書或工作的孩子,時不時會想家,即使每個禮拜都會回家探視父母,要離開家時,仍然會感到不捨,並引頸期盼下次的返家。 離開家不久的人如此,那麼離開家很久的人何嘗不想念自己的家。我們的父母是否會想家,我們的祖父母是否還有能「回去」的家。 如果有,我們是否能夠帶他們回家?或是讓他們感覺到家的存在。即使沒有老家可回,有家人在的地方就是家。希望兒女能多陪陪父母親,即使是再平凡不過的小事,也會因為是家人,而有所不同。

佳作- 當我想起米弩蓋

得獎同學:張筱君、陳倩、陳沛茌、洪育汶
得獎者學校: 佛光大學
作品簡介:
編劇的有感而發加上畢業製作的關係,創造出了這個故事。 因為工作需求她回到家鄉,所有一切看似平靜的進行著,但卻因為男友的分手 讓她歇斯底里地在也忍不住所有的辛酸和壓抑,而青梅竹馬的他卻不 安慰她反而罵她,面對好友的責罵,她才漸漸意識到是她讓自己身陷在這痛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