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紀錄片類Non-documentary

MATA獎 - 出路

得獎同學:林俞彰、朱家駿、李崇豪、胡正宏、陳廷修、黃薇、董濬菁、楊清智
得獎者學校: 國立東華大學 民族語言與傳播學系、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
指導老師: 楊鈞凱
作品簡介:
創作概念: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會因為時代的變遷而有不同相處的模式,我們習以為常的日常生活,其實不斷地在面對衝擊與挫折,當我們懷疑自己的人生是不是正複製著上一代的記憶時,生命會利用各種機會來讓你選擇。 故事大綱 : 達鳳是少數留在部落的青年,他與父親馬浪兩人一起種植一塊水稻田,如今卻因為收成不佳積欠了不少工錢,使得沒人願意幫助他們,為了傳承祖父留下來的田地,父子兩人之間都有著不同的想法....

銀獎 - 念念singelit

得獎同學:董濬菁、陳劉俐吟、張雨仙、連曦、林俞彰、張佳慧、陳宜佑
得獎者學校: 國立東華大學 民族語言與傳播學系、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
指導老師: 楊鈞凱
作品簡介:
一位女孩為了見到多年不見的父親,便獨自開車回到部落,在這一條人煙稀少的路途中,看見了一位摩托車壞掉的老人,女孩便好心地載他一程,而在兩人相處的過程中,發現了彼此內心的遺憾,也隱隱地相互彌補著,漸漸地帶出女孩對親人的濃厚思念⋯⋯

銅獎 - 洄Mnswayi

得獎同學:謝郁雯、陳宜佑、張佳慧、吳敬恩、蕭美音、黃聖津、施雅怡、蔀尼.依
得獎者學校: 國立東華大學 民族語言與傳播學系
指導老師: 楊鈞凱、湯愛玉、黃毓超
作品簡介:
[創作概念] 由一對兄弟之間的感情,帶出人的生命就像溪水、河流一般,無論你再怎麼想逆流而上,你終究會隨著河流走向大海蒸發,成為雨水,再次降在河流之中,不斷輪迴,但我們是人,我們可以突破,我們可以決定自己想要流到的地方。 [劇情大綱] 關於一對兄弟之間所發生的事,水流迴旋,他們的生命像河流一樣不斷的輪迴,不願看清、不願接受,探討如何重新接受並活出自己想要的人生。

佳作- 重現•小林

得獎同學:游恒睿
得獎者學校: 長榮大學 大眾傳播學系
指導老師: 陳彥龍
作品簡介:
十年前莫拉克風災帶來的土石流,重創高雄縣甲仙鄉的小林村,造成381人死亡,16人失蹤,幾近滅村。 原本在外地而倖存的小林族人後裔,警覺到大武壠族文化滅絕的危機,決定返回故鄉,一步步將瀕臨滅絕的原住民文化及傳統找回來。 住在日光小林永久屋的族人,在2017年及2019年先後發表了「種回小林村的記憶」和「用手說故事」兩本書。 一本從植物的介紹出發,回憶小林村過去四百年來的部落人文歷史;另一本則透過原鄉耆老的口述和教導,紀錄大武壠族的傳統工藝魚釣、漁笱、網袋等技藝,將這些製作的技術傳承給後代。 重回原鄉的日光小林族人,也在2011年創立小林大滿舞團,藉由古調傳唱與各地的表演,傳達族人重振大武壠族文化的決心。 本片提出了一個問題,即極端氣候帶來的原鄉重災區,下一步該如何前進?是離鄉謀生,還是回家?返鄉的小林族人想告訴世人:「只要活著,就可以把文化重現回來!」

佳作- 排灣族守護者:百步蛇

得獎同學:致理科技大學 多媒體設計系
得獎者學校: 洪昕如、高彩雲、尤珮華
指導老師: 紀俊年
作品簡介:
本支影片內容為排灣族最具代表性的百步蛇,結合了排灣族創始神話其中之一的臼谷與陸娃,內容在敘述整個世界尚未出現人類以前,年輕的太陽經過南部的高山,高山內有個漂亮的石板屋,裡面放著一個百步蛇花紋的陶壺,太陽不小心將蛋下在陶壺裡,並且發出了強烈的光芒,而引起周圍動物的注意,動物的叫聲之大,導致陶壺震倒,裡面的蛋隨之滾出,動物想要制止卻不小心抓破,蛋裡卻出現了漂亮的男孩及女孩,兩個小孩可愛的笑容撫平了動物們的叫聲,樹上的鳥兒高興地在孩子們周圍飛翔並不停地叫著「臼谷、陸娃」,後來這個女孩就叫做臼谷,男孩叫陸娃,傳說他們二人就是排灣族的始祖。

佳作- 男人不打烊

得獎同學:林哲仲
得獎者學校: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 廣播電視學系應用媒體藝術碩士在職專班
指導老師: 邱啟明
作品簡介:
在宜蘭縣南澳鄉的東澳東岳村,有一個「男人不打烊工作室」。 東澳山明水秀,鳳景壯麗,這幾年除了東澳冷泉吸引眾多遊客之外,划獨木舟也是遊客必要嘗試的活動。 然而,在過去八年間,東澳的獨木舟活動不斷被財力雄厚的投資客所壟斷,他們有最方便的網站、最厲害的行銷。 曾經擔任過東岳村三屆村長的謝昌國,號召了志同道合的五個夥伴,每個人出資十萬元,成立了男人不打烊工作室。他們以推廣獨木舟運動、露營、淨灘、泰雅獵人活動體驗為特色,儘管篳路藍縷,資金有限,但在一步一腳印的努力之下,男人不打烊工作室逐漸成為東澳地區最有特色的原住民工作室。

佳作- 交織

得獎同學:江淑英、黃語婷、李岱玲、陳佳玟
得獎者學校: 國立中央大學 英美語文學系、中國文學系
指導老師: 楊馥祤
作品簡介:
泰雅文化中,女子須具備一個重要的能力,即是織布。 而這也是泰雅族最廣為人知的文化瑰藏,男獵女織,是他們特有的社會分工,在物資缺乏的時代,男主外、女主內,讓家人們得以衣食無缺、溫飽無慮。然而,在我們深入尋訪後發現,泰雅編織文化,並非專屬於女性。事實上,「織」屬女性,「編」屬男性,相互交織出生活中的不可或缺。本片嘗試以報導文學的手法,紀實泰雅文化中男編女織的特殊文化。交織,是線材的經緯交錯;是祖靈圖騰的凝視;是泰雅男女的分工與和諧;更是他們獨一無二的「生活」。良弓無改,與今交織。